当前位置: 首页» 智库成果»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我院研究员近期接受采访、研究成果速览

3月24日 庄芮研究员接受北京日报采访

支持北京打造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加大先行先试力度,探索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设立以科技创新、服务业开放、数字经济为主要特征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构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高水平开放平台,带动形成更高层次改革开放新格局。

去年9月4日,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致辞,为北京如何确立新发展格局指明了方向。

自此,北京夙夜匪懈,夕惕朝乾。北京加大政策创新力度,加快推进各项任务落地。“十四五”刚刚开局,北京全市上下勠力同心,找准发力点,唱起打造“北京样板”的重头戏。

“以‘两区’建设为引领,北京市将进一步提升发展质量,创新服务模式,提高开放水平,这将极大地促进北京市未来五年的经济社会发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对外开放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庄芮认为,“两区”建设将助推构建北京市“十四五”时期的新发展格局。

同时,“两区”建设将助力北京深化改革、实现创新发展,为全国提供可复制的示范经验。“伴随‘两区’建设,北京市将在数字经济、金融、生物技术等诸多领域进行制度创新,这有利于推动改革,释放活力,探索积累先进经验。”庄芮说。


3月30日 董秀成研究员接受新华网采访

苏伊士运河因“长赐号”货轮搁浅被堵多日,货轮解困进展牵动全球目光。

根据最新消息,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9日发布公报说,搁浅货轮已经完全脱困,苏伊士运河恢复通航。

对石油供应影响几何?

受苏伊士运河被堵影响,国际油价波动明显。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董秀成认为,苏伊士运河是全球最重要的能源运输通道之一,是将中东原油运往地中海欧洲沿岸的最捷路径,而欧洲作为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区域,对中东石油依赖度很大,因此苏伊士运河可谓欧洲能源生命线之一。船身摆正,意味着通道堵塞问题将很快解决,一旦航运恢复正常,供求关系将回到常态,因此价格下跌符合市场逻辑。

       3月 冯辉研究员研究成果

“一带一路”倡议主要沿线国家的税收征管情况差异较大。以税收负担、税收征管效率以及税收廉洁度三个指标进行衡量,总体而言,西亚和北非地区国家、东欧地区国家以及东南亚地区的新加坡和文莱的税收征管制度的竞争力较强;南亚地区国家、独联体国家、中亚地区国家以及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的税收征管制度的竞争力较弱。经济全球化下资本的自由流动所带来的发展机遇,为“一带一路”倡议主要沿线国家进行税收竞争提供了外在动力,而国际税收征管竞争对本国经济的显著影响则为各国进行税收征管竞争提供了内在动因。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际税收征管竞争现状

“一带一路”倡议主要沿线国家的税制竞争力综合指数和各项指标差异非常显著。首先,在税收负担方面,税收种类和综合负税率都与一国的税收征管竞争力呈反比例关系。从地区来看,南亚地区的国家普遍税种繁多、税率较高,削弱了这些国家税收征管制度的竞争力。相反,西亚和北非地区的多数国家不仅税收种类少,而且税率也相当低,这些国家的国土面积较小,政府高度重视通过低税率吸引外资。其次,就征管效率而言,由于西亚和北非地区的国家税种较少且税制简单,因此税收征管程序相对简便,企业进行纳税申报所花费的时间较少,纳税次数也相应降低,这些国家的税收征管制度更具竞争力。南亚地区国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由于该地区国家税种繁多,且大多数国家的税收征管体系分为中央、邦、地方等多级,企业在进行纳税时面临着繁杂的程序。最后,税收廉洁度对一国税收征管制度竞争力的影响越来越大,这种在税收体系之外的额外负担的不断加重,越来越成为影响投资者选择的重要因素。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东欧地区国家整体表现出来较高的税收廉洁度,这与东欧国家的法律、政治、经济的转轨密不可分。而部分中亚和南亚国家的政府官员腐败问题比较明显,削弱了这些地区国家税收征管制度的竞争力。

综合以上三个指标,世界银行在《2020年纳税营商环境报告》中使用“轻松纳税指数”来综合衡量各国的税收水平。西亚和北非地区国家、东欧地区国家以及东南亚地区的新加坡和文莱的轻松纳税指数较高,综合税收排名靠前,因此这些国家的税收征管制度有利于吸引投资者。相反,南亚地区国家、独联体国家、中亚地区国家以及大多数的东南亚国家的税收征管制度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当然,从具体国家自身的纵向比较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税收征管制度的竞争力在整体上呈现出改善的趋势。

“一带一路”背景下国际税收征管竞争的动因

从外部动因来看,国际税收征管竞争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必然选择。21世纪以来,作为流动性资本载体的跨国公司在推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一方面,跨国公司的直接投资增加了东道国的资本存量,对东道国经济的发展具有直接的促进作用;另一方面,跨国公司的入驻引入了先进的技术与人才,增强东道国产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跨国公司自身发展同时也受到各个国家法律和政策的制约。税收政策在吸引各种资源上的优势,使得各国政府竞相采用各种税收优惠来争夺以跨国公司为载体的全球流动性资源。“一带一路”的构建充分迎合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为沿线国家实现经济复苏与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为实现这一目标和愿景,各国积极改善国内的投资环境以吸引资本、技术、人才等的流入,税收征管制度成为各国经济制度改革的重中之重。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一国税收征管制度的跨国外部效应不断溢出,一国的政策变动会使其他国家产生反应,为保持自身税收政策的竞争优势,各国始终处于不断的较量之中,从而形成了国际税收征管的竞争格局。

从内在动因来看,国际税收征管竞争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于国情需要的现实考量。各国涉外税制的差异取决于诸多因素。一般而言,对跨国征税对象实施公平合理的税收征管制度是一国政府涉外税收制度运用的基本目标之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发展中经济体为主,贸易与投资环境的整体竞争力偏弱,税收征管制度中的问题成为吸引国际投资者的重要阻碍。在此背景下,低税负及强优惠对外国投资者决策的激励作用更突出。可见,提高税收征管制度的竞争力、吸引国际贸易与投资,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具有重要的意义,从而也成为各国致力于国际税收征管竞争的内在动因。

本文系“‘’一带一路'背景下国际税收征管竞争态势及其法律应对研究”课题阶段性研究成果,作者冯辉、陈梓璇


内容来源:新华网、北京日报等